您现在的位置:欧洲杯赛事大全 >> 生命奥秘与医学 >> 内容

为什么病毒结构简单, 却具有意识及强大的杀伤力?

时间:2020-02-02 12:11:22 点击:

  核心提示: 万物都在求存,病毒也不例外,然而病毒只是一段简单的蛋白质结构,它不具备自我能量代谢能力,它必须在宿主细胞上获得能量,才能进行自我复制,它利用宿主的细胞功能及能量进行繁殖。 生命体通过自己的能力去吞噬...

欧洲杯赛事大全 www.tekrardusun.com 万物都在求存,病毒也不例外,然而病毒只是一段简单的蛋白质结构,它不具备自我能量代谢能力,它必须在宿主细胞上获得能量,才能进行自我复制,它利用宿主的细胞功能及能量进行繁殖。

生命体通过自己的能力去吞噬其他动物能量物质,病毒也做这样的事,只是它没有自我的能量代谢能力,于是它必须寄生在所有有能力的生命体上。

比如寄生在动物上,寄生在人体,而当病毒在人体内大量繁殖时,就会大量占用人体的资源,会对机体造成损伤甚至致其死亡。

万物都在求存,因此,从病毒基因传播的利益出发,病毒必须把自己的基因最大限度的播撒出去,病毒才能实现有效传播,如果病毒在一个宿主内过快大量繁殖,导致宿主过快死亡,寄生的病毒随即也灭亡,于是那些具有强毒性的病毒也会因为它的毒性太过强烈而丧失把自己基因传播给更多宿主的机会,其基因也会因此灭绝。

因此,病毒要实现最大限度传播自己基因,须具备以下特点:

适当的毒性,不至于被宿主免疫系统消灭,也不至于过快导致宿主死亡。

使得宿主出现具有强传染性的症状,才能传染足够多的宿主。

最大限度复制自己,快速变异,以应对快速变化的生存环境。

由于病毒在实际的求存过程中,也会面临各种各样的不同体质的宿主,比如动物,比如人体,甚至是人体,小孩,年青年及老人体质也各不一样,抗体也不一样,因此,病毒必须在不同的生存环境下,围绕最大限度传播自己基因的原则进行复制与进化。

我们知道病毒的遗传物质只有RNA,它不像DNA进行复制时会有纠错机制,于是病毒的变异速度极高,几乎是DNA变异率的10^4倍,变异率极高会导致大量出错,大量被淘汰,但是病毒又具有极高的繁殖能力,比如流感病毒,一个病毒能释放出10^6病毒,因此,即使存在大量的无效被淘汰变异,但每一个病毒依旧能复制出大约1000-10000左右个有效病毒。

而更为核心的是病毒的这个高变异率及极高的复制速度,使得其能应对不断快速变化的生存环境。

面对不同的生存环境,必定产生不同的进化,生存环境决定能力,于是病毒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变异,而在所有的变异中,符合生存环境的,能最最大限度传播自己基因的,则会生存下来,甚至成为主流。

变异出来的病毒不符合生存环境的,则会被淘汰。

而这种对生存环境极高的适应能力,就是病毒意识的体现,它是短时间内大量基因突变与自然选择的结果。

这也是人类成其为人类的同一过程,人类的所有功能及能力,也是大量基因突变与自然选择的结果,只是人类将意识进化为集中在一个人体中,它是长时间进化的结果。

因此,病毒的意识来自短时间的大量快速进化,它是通达大量的病毒们求存意志来体现其意识的。而人类的意识则是通过长时间的大量慢进化,一个人体的意识过程,背后的本质是数千亿细胞运作的结果,它是宇宙137亿年的集合。

自然选择

人类是当今地球上数量最庞大的最高级物种,而所有的基因都有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最大限度的传播自己的基因,这是所有物种的进化原则,人类也不例外。

我们可以这样来想像,宇宙从一开始对所有物种设定了一条定律,然后对所有物种说:“资源就这么多 ,你们去竞争吧”,人类就是在这个竞争游戏中胜出的物种。

我们对自然选择通常的理解是优胜劣汰,这样的理解是不准确的,更多时候,自然选择是选择那些与当下生存环境相匹配的基因,这里没有能力优劣之分,基因突变出某个功能,能使得这个基因存活下去,我们就叫它被自然选择了。

比如病毒,病毒如果在一个机体内过快的复制自己,导致宿主过快死亡,那么基因也跟宿主共同灭亡,于是被自然选择淘汰。

而病毒要真正实现最大限度传播自己的基因,它反而是进化出那些能使宿主把自己的基因传染给更多宿主的特征,这才是病毒的最大利益,比如让人类咳嗽,打喷嚏,人类把这些叫作症状,而在病毒看来,这是病毒的能力,它感染人后,在人体的这个生存环境内,进化出能让人咳嗽的能力,而这个能力,能让它的后代更多的传播开,于是它能成为一种存活下来的,甚至成为主流的病毒。

甚至还有病毒进化出潜伏期,比如这次新型病毒,潜伏期可达14天。

病毒为什么要有潜伏?因为这样可使得它的后代被更大程度的传播出去,表面上看病毒似乎是有意识在做这样的事,而实质上,是因为突变出这样能力的病毒,能更大限度的传承下去。

因此,病毒会表达出不断跟人类打游击战的意识,人类出某种抗病毒药物,随即消灭大量病毒,由于病毒存在极高的变异率及复制速度,因此病毒会出现变异,当某个变异能躲过抗病毒药物的攻击时,这个基因就能实现突围,然后再次开启新一波的复制与繁殖。

人类出任何一项动作,都会因此表达为对病毒进行筛选,在我们看来,这就是病毒的意识,而它实现这个意识的原则就是生存,通过短时间内大量的基因突变与自然选择来实现这个意识。

这就是自然选择。

表面上看它是病毒的意识,而实质上,它是求存原则的产物。

万物都遵守同样的原则,都是同一个原则的产物,包括人类的意识及人类的理性。

生命之祖

我们如果拉大尺度来看自然,似乎自然是一位极有目的的演化者,而它的目的,就是演化出人类大脑的理性,而理性逻辑算法,是今天社会共同体的基础。

而这一切,仅仅从几个基本粒子及几条基本原理开始。

根据现代宇宙学,万物都是由能量转化而来的,因此,能量的熵增定律的特性就是万物演化的规定者,它规定,所有的结构的自发状态都会消散掉,除非有外力的作用,比如能量的输入。

因此,所有的结构都必须有能量的输入才能保持,这就是万物必须不断演化的驱动力。

只要没有能量,结构就会消散掉,因此,万物时刻都必须从外界获取能量来维持它的结构。

我们可以想象,在宇宙早期的进化中,所有的结构都是非常简单的,比如病毒结构,就是处于非生命结构与生命结构的中间物种。

所谓的病毒结构,之所以称之为病毒,这是人类的称呼,仅仅就是因为病毒以寄生为主的特性,然而,病毒却是细胞结构的前体。

病毒早期的简单异养型结构体,应对不同的生存环境,在基因突变与自然选择的共同作用下,有部分病毒突变出能量代谢结构,进化成为细胞,于是演化出今天所有的生命体。

因此,病毒是生命的祖先。

细胞的意识

在宇宙演化的早期,我们可以推断此时的生存形势还是一片良好,能量较容易就可以获取,于是自养型生物大量繁殖,直至达到资源限定的上限,同时,大量繁殖的自养型生物则为病毒及细胞提供了能量物质基础。

于是,以自养型生物为食的异养型生物开始大量繁殖与进化,其中一类就演化成没有能量代谢机构而以寄生为主的病毒,另外一类则演化成更为复杂有能代谢能力的细胞。

演化与进化是与当时环境相匹配的,有什么样的环境,就匹配什么样的进化,我们这里讨论的就是一些简单的理想的演化模型,我们从细胞模型开始。

细胞是一切生命的基本结构体,所有生命活动的最底层就是发生在细胞膜上的电磁感应,这就是细胞的意识。

当细胞作为一个独立生命结构体存在宇宙时,细胞要存活,它必须时刻从外界获取能量物质来维持结构,于是在细胞膜上出现授体,授体能识别宇宙中绝大多数的粒子物质,让细胞需要的粒子进入细胞内,不需要的粒子屏蔽在细胞外。

随着单细胞进化为多细胞有机体时,细胞膜的对外识别能力演化为细胞之间能量物质与信息传递的能力。

比如如上图所示,细胞膜上的授体通过选择纳离子与钾离子的通过时机从而形成细胞膜内与膜外的电位差,这个电位差,就是人体神经网络信息传导的基础。

用我们人类的话来说,这就是细胞意识,我们体内所有细胞之间能量与物质沟通的方式,而它的基础就是物理学上的电磁感应。

人脑具有上千亿个脑细胞,人脑在进行每一次调动时,均会调动到大量的脑细胞进行这样的沟通活动,这个宏大的,错综复杂的神经网络的信息传递过程,就是人类的意识过程。

人类的意识

人类的意识就是对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身体这5个感官系统所获取到的信息的一个不自觉的综合处理系统。

眼睛,感应光波波长的信息,即颜色。

耳朵,感应世界物质振动的信息。

鼻子,感应气味分子信息。

舌头,感应物质能量信息。

身体,感应物质体形信。

所有世界的这些信息,通过我们这五个器官,进入我们的大脑,然后在大脑里面被自动化处理的过程,就是一个意识的过程。

而人类的这个意识过程,就是细胞意识的同一过程,细胞意识是人类意识的基础。

然而人类意识与细胞意识的最大不同在于,人类意识是细胞在数几十亿年间不断通过基因突变与自然选择的共同作用下迭代出来的复杂系统的产物。

细胞出现于38亿年前,然后开始各种各样的演化与进化,所有不物种不断的在各种不同的环境下演化,不匹配环境的被淘汰,匹配的生存下来,而物种本身的演化以及能量的熵增特性,使得生存环境也不断在恶化,而环境一变化 ,原先匹配环境的变异又变得不匹配,于是物种继续进化,能匹配新的生存环境的基因才能继续存活。

而人类的这个意识,就是在这样一个复杂系统的长期的迭代下进化出来的,它是我们这个宇宙的产物,在宇宙137亿年的演化中,宇宙在最开始的任何一点微调,都有可能导致无法出现人类的意识。

我们甚至可以下这样一个初步推论:宇宙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导出人类的意识,特别是人类的理性逻辑能力。

人类的意识,不是任何超自然的产物,它是宇宙137亿年不断迭代进化的产物。

人类意识与病毒意识相比:

病毒本身只是一个简单的结构体,它没有活体生命的自我功能,但它也遵守万物演化规定,在求存原则规定下,病毒通过短时间内的基因突变表达出其求存的意志。

人脑具有上千亿个脑细胞,这个宏大的复杂系统是几十亿年基因突变与大自然共同打造的结果,它跟病毒遵守一样,是熵增定律与求存原则的产物。

因此,人类的每一个人体都可以表达出自我的意识,这得益于人体这个高度进化的复杂系统,它的本质跟病毒通过大量的基因突变来应对不断变化的生存环境所表达出来的意识是一样的。

人的理性逻辑【科学认知能力】

人类的理性逻辑能力是近几千年才出现的,而在这之前,是理性逻辑基础构建的过程,也就是人类意识的大自然打造过程。

从几十亿年前的病毒及细胞意识开始,在能量熵增定律的规定下,能量的单向衰变,使得生存形势也一路恶化,因此,演化也表达出单向强化的过程,所谓的强势演化,不是为了追求强势而强势,而是为了匹配生存形势而演化,演化是生存形势的产物。

生存形势的不断恶化,决定着变异出强势能力的物种能更好的留存下来,从宇宙的时间尺度来看,必然会有某个物种演化出人类的理性逻辑,不是猴子就是另外一种动物。

人类文明出现以前,自然界的演化形式通过基因突变完成,然而基因突变速度太慢,一个新物种的形成需要上百万年的基因突变,仅仅靠基因突变所形成的能力,无法应对不断恶化的生存形势。

于是,面对指数级恶化的生存形势,大自然必然导出一种更高效的进化形式,这就是以人脑为基础的理性逻辑,理性逻辑能形成思想模型,而思想模型能进行传承与迭代,它是一种更高效的进化,它以人类上千亿个脑细胞的创造性工作为基础,然后几十亿人类再同时针对不同思想模型进行传承与进化,这就是人类今天分工合作社会的本质。

它是基因遗传变异的继续,以应对这个不断指数级恶化的生存形势。

因此意识与理性之间的关系与区别,大体如下:

意识是大基础,从宇宙的时间尺度考察,我们可以说意识就是137亿年的集成。

人类意识是自然界所有不同物种意识的某一个演化分支,它的进化是为人类理性的出现而准备的。

理性是近几千年才出现的,它是架构在意识这个大基础之上的,意识是理性得以出现的前提。

意识通过基因突变与自然选择进化,特点是慢,理性通过逻辑模型进化,特点是快。

意识通过基因突变以对应不断恶化的生存环境,当意识的进化速度跟不上环境的恶化速度时,必然进化出一种能匹配新生存形势的演化方式,这就是人类的理性逻辑。

因此,意识是理性的基础,理性是意识的继续与张扬。

万物一系演化

根据现代宇宙论,万物都是由能量转化而来的,137亿年前一个最高能量奇点,转化出3种基本粒子,然后由这3种基本粒子在137亿年前,演化出今天的所有一切。

生命的出现我们可以追究到38亿年前的单细胞,而当今地球现代智人,根据现有的资料,是由20万年前在东非大裂谷的某一女祖演化而来的。

根据种种的资料,我们可以推导出,宇宙从一个能量最高点,一步步演化到今天的人类,这个演化的过程是单向的,表达为如下几个特点:

能量从最高点,在熵增定律作用下,不断处于耗散状态,能量自发从高温向低温流动。

而所有的结构化过程,都是反能量的耗散过程,通过做功实现能量从低温向高温流动的过程。

在以上这2个特点的作用下,一方面能量耗散,一方面结构化过程又得靠能量的输入,于是获取能量成了所有结构及后来的生命的第一头等大事。

于是,结构及所有生命的能力进化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取能量及传承。

因此,理解生命的种种特征及目的,就必须放在这样的环境下来分析。

能量的不断耗散物质,决定结构化的生命进程越来越难,这表达为生存形势越来越恶劣,而为了应对这个越来越恶劣的生存形势,演化进程就表达为结构功能越来越强大的过程。

人体就是在这样一个演化进程中,进化到最强大的生命体,特别是人类的大脑,以及以人脑为基础的人类共同体。

强大是表象,危存是本质

我们知道万物都是在能量的熵增定律的规定下演化的,因此,万物一系演化,不演化不进化则不足以存在。

而人类是这个一系演化轴上演化到终未阶段的最复杂的实体结构,因此人类具有最强大的能力,特别是人类的理性逻辑,人类的大脑有上千亿个脑细胞,这个如此复杂的系统就是人类能力的最强大证明,在人脑这个复杂系统的基础上,导出了人类文明。

因此,人脑的分工合作体系构成了我们当今这个社会共同体,它是一个更强大的复杂系统,所有的这一切,仅仅就是为了求存。

它是熵增定律下能量不断耗散的结果,越来越强大的生存能力,意味着背后是越来越恶化的生存形势,不进化不足以存在。

因此,人类的这个强大的复杂体,从另外一个层面说明它也是最脆弱的,因为最强大对应着最恶化的生存形势。

生命的意义

到底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相信这是每个人在人生的某个阶段或多或少会问的问题。

根据万物一系演化进化的这个思路,我们来分析探讨下这个问题。

我们来想像下,病毒会不会追问这个问题?

单个病毒就是不断的利用宿主的资源复制自身,它所表达出来的意识体现在不断的进化与自然选择中,因此,单个病毒本身不会追问这样的问题,它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它的结构简单到还不如一个细胞。

但是它们却能在不断的变异与承传中体现这个问题,让人感觉到它们的意识,而它们的意识所体现出来的意志就表达为生存,这应该就是病毒们的意义。

正因为病毒们的这个意义,才有了后续的演化,甚至最终才可能有人类。

万物都在熵增定律的规定下求存,生命特别是人类,经过数亿年,演化进化出最强大最复杂的结构体,以至于人类在一个单独的个体就能追问生命的意义。

万物作为单独的个体,都不具备追问生命意义的能力,但是万物却都在通过基因进化来体现生命的意义。

人类的大脑容量从猴子时期的300-400毫升进化到现代智人1400-1500毫升时,人类在大脑进化的最后阶段出现大脑新层面【前额叶层面】,于是人类出现理性逻辑能力,于是我们出现能追问生命意义的能力。

它是上千亿脑细胞演化进化成一个庞大的复杂系统的结果,它甚至跟上面病毒们在不断的快速变异求存中所体现出来的意志是同一本质,它们都是熵增定律下的结果。

从这一个维度出发,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生命的意义就是为了求存。

而人类当下的求存,表达为思想模型的不断进化,这是当下每个人都能表达出来的人生意义,只要你能迭代出一种有利于人类生存的模型,即能体现出人生的意义与价值。

无意义

病毒为了最大限度传播自己,它的基因首先必须设置病毒本身具有最大限度复制自己的冲动,比如说某种调控机制或者说某些快感诱惑,然而由于病毒的寄人篱下的特性,过快过度复制自己会导致与宿主共亡,于是它的基因又必须设置另外一些机制以便在一个机体内适度的复制与最大限度把自己传播给更多宿主的能力。

所有这些能力都是在环境与基因利益最大化的共同作用下形成的。

所有的能力都是匹配环境的,以便达成基因的利益最大化,环境一变,原先有意义的能力可能就变成无意义了。

这就是意识的无意义,它仅仅是达成求存的方式与手段。

比如人类的意识,特别是趋利避害的本性,人类的这个意识,其主要的匹配环境是几百万年前的丛林,它是我们在丛林中当猴子的时候形成的,而丛林中时刻危险的特征决定了意识的反应特征必须是高效快速的,这就是我们的本能意识的来源。

然而今天人类已经不是生存在动物丛林了,而是生活在文明丛林 ,而文明丛林需要的是理性逻辑,原先动物丛林的本能意识在文明丛林时代,反而更多是起阻碍作用的。

环境一变,原先有意义的能力随即变成无意义。

基因对人体趋利避害的调控,是通过设置对【利】的快感引诱剂,对【害】的恐惧情绪来实现的,于是,人体的所有器官功能就表达为受这些情绪的控制,在这些情绪的控制下,或喜或悲,或紧张或焦虑或恐惧,然而这一切都是动物丛林时代的产物,它的有意义,就是为了实现当时的基因生存与传承。

但是,今天的生存环境已经大为不同,然而人体在日常状态下依旧被意识所牢牢笼罩。

由于病毒能在短时间内实现遗传变异与自然选择,于是环境一变,原来的旧的不匹配的能力的基因,会立即被淘汰。

这就是为什么动物意识在今天已经表现为明显的负面作用了,而以理性逻辑算法为代表的人工智能,即时刻表达出会取缔意识的倾向。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的科学及教育在全面开发人的理性逻辑,因为今天的这个生存形势,只有理性逻辑才能与之匹配,才能有利于生存。

单个病毒只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结构,但是求存的病毒们却向我们展示出了生命的意义与无意义。

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相同定律作用下的求存结果,万物都在求存。

小务虚专注思维模型研究,模型决定实在,唯求深刻,欢迎交流

生命中最绝望的定律:熵增定律,爱因斯坦称它最科学定律,为什么

能量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们的生存形势是越来越严峻的?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宝塔服务器面板,一键全能部署及管理,送你3188元礼包,点我领取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宇宙探索网(www.tekrardusun.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资料来自网络和网友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Email:wlcz_8@163.com 站长QQ:17893691 欧洲杯赛事大全
  • Powered by laoy! V4.0.6